洛奇之后再无本命网游,Tsubasa之后再无本命漫,侑子小姐之后再无女神。
主博产出有洛奇 樱狼 月枫 冷门bg/bl
吃的还有:
全职 喻黄 伞修(产出走子博);
clamp笔下各路cp;
黑执事 夏伊 ;
DGM 缇亚;
洛奇相关;
基三相关;
阴阳师梦百等手游相关;
重点!!!所有特意标注出的cp都是不拆不逆哦~
欢迎勾搭~~\(^_^)/~~

【狼樱】Lasting Charms

标题译为历久弥新。
翼的背景,原作复制体狼樱转生的那一段,不是ccs……不过拿了ccs的小樱家庭情况设定以及ccs的国中狼樱有串个场2333

文/星菟

“一定会再度相遇的。”

——————————————————

木之本樱,高校三年级学生,处在高校毕业的紧要关头。父亲是木之本藤隆,母亲是木之本抚子,有一个大七岁已经工作的哥哥木之本桃矢。

一切似乎都和一名普普通通的高校女生没有什么区别,只除了……拥有一份魔力和记忆。

“小樱——小樱!”长发及腰的女孩子一点也不优雅地叉着腰大声道,“真是的,你怎么又走神了啊,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值日生要好好排桌椅啦——”

“啊?啊不好意思我这就帮忙……”小樱回过神来陪小风捣腾桌椅。

做单一反复的事情的时候人比较容易走神,听着小风哇啦哇啦地吐槽最近的电视节目,小樱只是轻声地应着,又不禁回想起昨晚的梦境。

这是一个和平安定的世界,她体内的魔力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梦见】这种事情是不受控制的。

那个樱花漫天飞舞的梦境,一次比一次清晰。

像是要告诉她什么。

已经能看见梦里的台阶,而台阶上……

重新获得生命已经十七年了。那个梦境一开始也仅有零碎的樱花花瓣,而如今越来越完整,梦见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喂你看看你啊,小樱——你真的没事吗,最近走神次数越来越多了诶——”小风虽然语气有点不满,但话语里的关心意味还是显而易见的。

“嗯,你放心。”小樱冲她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

“话说啊马上就要去修学旅行了,以前都要拖到四月底,这次难得这么早真是不适应……”小风一脚把一个椅子踹进桌肚,“高中最后一次修学旅行咯——哎哎我听小海说是去香港哎!虽然有点奇怪不过出国还是挺不错的!”

“是啊是啊香港——超想去的说!”门口蹦蹦跳跳跑进来一个短发女孩子,有点自来卷的黑色发梢肆意地翘起来,她一把勾住小风的脖子,伸长了胳膊挂在她背上,“小樱你呢?”

“嗯……一直都只在书本上看过,的确还挺想自己去看看的。”小樱笑着看两个人几乎要当场打起来的样子,走了两步把刚刚小光——就是那个短发女孩子冲进来时撞歪的桌子扶正,“小光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不是你值日啊。”

“我兴奋嘛~睡不着就爬起来啦!开学第一天有精神不是件好事吗!”

闲谈了几句,陆陆续续地人来得差不多了,老师也进了教室开始布置第二学期的一些事情。

小樱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边的位置,她向外望去,阳光丰沛又明媚地笼罩着整个高校,蓝天澄澈得如同剔透晶莹的宝石,仿佛在昭示着未来几天的好天气——以及好运气。

——————————————————

樱花纷纷如雨下。

她长久地站在树下,凝望着漫天飞舞的樱花。

它们安静地落在发丝间,淡淡的香气影影绰绰地环绕在她身边。

她知道,这时候她会侧过身去,依然凝视着樱花,落满碎花的台阶半遮半掩在樱花树下。

她努力地顺着台阶看上去,花瓣一层层掩盖住冰冷的灰色砖面,镀上一层轻柔的粉色。

一层,两层,三层,四层,五层……第六层台阶上,出现了一双鞋。

一双男士的,干净的,柔软的,有着中国古典风格的布鞋。

——————————————————

“叮铃铃铃铃铃铃——”梦境随着闹钟响声戛然而止。

小樱翻了个身从床上爬起来,摁掉闹钟并看了眼时间,凌晨五点。

今天是四月十日,也是修学旅行的日子,因为要赶飞机所以得稍微起早一点。

想着哥哥和爸爸应该还没有起来,小樱轻手轻脚地下了楼梯,打算去冰箱里翻翻有什么东西。

听见厨房里传出油沸腾时噼里啪啦的声音,小樱愣了一下,随即厨房门被打开,桃矢端着两个盛着煎蛋的盘子走了出来,他把盘子放在餐桌上,咳了一声说:“吃饭。”

“那我不客气了。”小樱笑着坐到桃矢对面。

其实她挺感谢侑子小姐的,转生到的这个世界,纵然和过去大相径庭,但她身边的人依然没有改变,哥哥和雪兔哥都在,这让她少了一分对新生活的恐慌。

只是依然没有母亲,而温和的藤隆先生成了自己的父亲。

虽然她明白这是时空扭曲的结果,真正的樱公主的父亲应该就是藤隆先生,但有点不适应是真的。

“你们修学旅行去香港?那么远的地方你不要到处乱跑哦,跟紧班级大部队。”桃矢又切了一盘水果端到桌上,自己拿了一块丢进嘴里。

“哥哥我也有十七岁了好吗,又不是第一次修学旅行,不用太担心啦。”小樱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早餐,“我先走啦!”拖着行李箱就准备出门。

“小樱,要我送你吗?”木之本藤隆刚起来,他揉揉眼睛问道。

“不用不用,在学校门口集合,路不算远我走过去就好~拜拜!”小樱扣上皮鞋的搭扣,朝着藤隆挥了挥手。

“路上小心哦!”

————————————————

靠在大巴车的靠背上,小樱看着窗外,恍惚间看见穿着国中制服的自己和一个同样穿着制服的男生走在路上。她揉揉眼睛,街上又是空无一人。

时间不过刚到六点多,这个点上学的人应该是不多的,大概是自己看花眼了。

她慢慢的在脑海里将记忆回放。那些记忆虽然遥远,但绝没有模糊不清,正如侑子小姐所说,无论是幸福的或是痛苦的回忆,都会记得。仿佛刻入骨髓,烙上灵魂,历久弥新。

她想起凌晨那个花香扑鼻的梦境,【梦见】的梦远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这种反反复复不断出现的。

她想她知道那是谁的鞋子。

那种来自灵魂深处温柔的颤动在迫不及待地告诉她那是谁。

只有那一个人。

那个无论在哪个次元,哪个时空,哪个地点,哪个身体都会再度爱上的人。

现在她要做的,只有等待。

已经等了十七年了。既然已经等了这么多年,再多等上几十年又怎样呢?

总会再度相遇的。

然后一起迎接那个时刻——

————————————————————

“香港!香港!香港耶!”小光兴奋地扒着舷窗,手指在玻璃上划来划去,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外面,“这里能看到吗能看到吗?!”

“才起飞半小时好吗,那么远的距离现在就想看到你也太想当然了吧。”小风翻了个白眼,从包里摸出眼罩和u型枕嘟嘟囔囔道,“昨天晚上没睡好,我在飞机上补个眠好了,要飞四个小时呢……”

“诶,你肯定又熬夜看电视剧了……”小光认认真真地说了一句立刻就被u型枕敲了脑袋。

“小樱,小樱。”旁边戴着圆框眼镜的女生轻轻喊了两声,“你是不是有点晕机?”

“嗯?啊没有没有,只是有点耳鸣……第一次坐飞机有点不适应。”

一片口香糖被放到她手心里,小海又从随身包里找了找拿出两个纸杯子递给她:“我前几次坐飞机的时候也会有点耳鸣,后来就有了带点东西的习惯……喏,你嚼口香糖试试,再把纸杯套在耳朵上应该会好受些……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套着杯子听外界说话有些模糊,“嗯好多了,谢谢!”

“呐,你想去香港吗小樱,我觉得学校带我们去香港可能是考虑到不算太远吧,不过我倒是很想去欧洲玩一圈。那里的文化传承和亚洲完全不一样……”小海抿了口杯里的茶水,鲜绿色的叶片在水中打着旋儿起起伏伏。

“我不是很在意这个,如果可以,我想去很多地方……”

“你喜欢各个国家的历史是吗?小樱的历史成绩总是很好呢。”小光从前座探出个脑袋,毛茸茸的头发像小动物身上的毛皮一样随着她说话轻微地抖动。

突然想起某个对遗迹和考古抱着浓厚兴趣的人,小樱的笑容有些缥缈:“也不算。”

因为要寻找,因为想见到,因为她知道在这个世界,这个次元的某一个角落,那个人一定就在。在等待。

闭上眼睛将自己沉进黑暗里,小樱隐约听见她们的交谈。

“中国功夫我看可厉害啦!像这样,这样!不知道去香港能不能见到!”

“小光,你再这样踢踢打打把小风折腾醒了她又要揍你了。”小海看着孩子气的小光哑然失笑,“不是说中国有道士吗,不知道香港有没有……”

“说到道士啊,我听说香港有李家……”

中国……香港……李家……吗……

——————————————

“自由活动不要跑太远,一个小时后集合,明白了吗?”

“是的!”

小樱晃晃悠悠地闲逛,突然一阵风夹杂着淡淡幽幽的香气飘了过来。她循着风飘来的方向看去,入眼是一棵极为高大的樱花树。

就像被迷惑了一样,她不自觉地朝那棵樱树走过去,白色皮鞋踏在柔软的草皮上,窸窸窣窣的摩擦声轻得难以分辨。

樱花的话……

“小樱——!”远处小光活力满满的喊声将小樱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她一路冲过来一下子扑进小樱怀里,“我们在找你呢!虽说是自由活动时间,但是这里是国外,不可以一个人到处走啦。”

小风背着手走过来,长发在风里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你是第一次来香港吧,不熟悉不要乱跑啦——”

“嗯,香港算在内的话,这是我第一次出国。”

“修学旅行居然来香港,我们学校有点怪吧……”

“可是我很开心!因为我一直都很想来!”小光伸展开双手蹦起来,像是要拥抱香港的天空,“小樱也这么说过吧。”

“是啊。”

小风挑了挑眉,伸出手把小光被风吹得七拱八翘的头发拍拍齐:“就算是,但是小樱也不像这样,一脸欢天喜地的样子。”

“咦?像什么样子?”小光不解的表情惹得小樱和小海都笑起来。

“就算是少根筋的呆子,我也不会放过!”“什么什么嘛!”小风和小光打闹起来,渐渐跑得远了些。

“你……一直都想来香港吗?”依然和小樱站在樱树下的小海问道。

“不止香港,如果可能,我想去到各式各样的地方去。”小樱看着樱花,有一点点失神。

“你喜欢旅行吗?”

“这个嘛……因为我想见到。”

十几米开外,跑累了的小光蹲在地上看着小樱:“……小樱给人的感觉好成熟哦。”

“跟小光比起来,是这样没错。”小风双手交叉压在胸口下方。

“小风和小海也很成熟,不过那种成熟的感觉不同。”小光深色的眼珠凝视着小樱,“感觉……有种……一直在寻觅的眼神。”

“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小海笑着问道。

“原来香港也有樱花。”小樱摊开手心接住了一片樱花,却答非所问,思路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小樱你真的很喜欢樱花呢!果然是因为同名的关系吗?”

“那也是原因之一,不过樱花……”她又想起了那个缠绕不去的梦境。

她目光游移,看到了掩映在樱树后的灰色的水泥砖面。那是一层台阶。梦里铺满樱花花瓣的台阶。

小樱顿时僵住,机械般的一点点抬起头,目光沿着台阶缓慢上移,上移……

一层,两层,三层,四层,五层……第六层台阶上,出现了一双鞋。

一双男士的,干净的,柔软的,有着中国古典风格的布鞋。

风吹得猛烈又温柔,卷着漫天飞舞的樱花,像下一场迟来的淡粉色的大雪,像是要证明什么,要诉说什么。

那双鞋随着它的主人一步一步走下来,踏碎了满地落花,又像踏在她心尖尖上。

心脏处翻江倒海一般涌上一股酸楚,积攒了十多年的思念和不安随着不由自主的泪水喷涌而出。

漫天花雨簌簌而落,不论是迟开的还是将谢的都猛然绽放到极致。

像一个奇迹。

相遇和重逢,本来就是一种奇迹。

小樱捂住嘴,眼泪在眼眶里积蓄翻滚——竹青色中式立领长衫的下摆被风吹得飘扬起来,胸前的双排扣上是繁复的古典花纹——那个人她太熟悉了,那个人——

是最重要的人。

是最喜欢的人。

————————————————

小狼扶着栏杆走下台阶,一开始低垂着的眉眼在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骤然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即他的眉间平缓起来,目光又温柔又眷恋,还带着一点点的松懈下来的坦然。

他面上波澜不惊,只是走到最下一级台阶上,注视着眼前穿着高校校服,眼中泪花点点闪烁的女孩,眼神温软一如往昔。

“嚓”的一声皮鞋与地面的摩擦声,小樱跑了两步跳起来,几乎是整个人撞进他怀里:“终于……见到你了……”细微的鼻音和不太明显的哭腔,小狼搂住她的肩膀,感受到那种复杂的情绪带来的一阵阵颤抖。

紧紧地搂住彼此,刻骨的思念就这样随着拥抱传递过去,渗透进对方的心房。

四季流转,花开花谢。我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你。

如果有一天要为此受罚,我也不在乎。

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樱花落满肩头发梢,细碎柔软的触感一如他现在的心情。

啊啊……终于见到你了。

漫长的等待是一种煎熬,又像是一个无声的考验。

长达十七年,比前世更长的十七个春夏秋冬。

而我一直想念你。

“……可是……我一直都相信……”

而我一直爱着你。

“我们……一定会重逢!”

一定一定,会再度相遇的。

——————————————————

后记:

其实这只能算是个原作扩写啦w建议去看原作第28卷真的是又美又虐又感人,clamp大婶们的画工和剧情都是一级棒的。配角们的名字也来自原作2333

萌的cp里面狼樱一直是我心头的白月光——虽然这个比喻不太合适啦但还是蛮贴切的。因为一直不敢写怕写崩的同时又是萌cp的初心和挚爱……这篇也是修修改改总觉得不满意,感觉自己的文力太渣写不出他们千分之一的好呜呜呜。

完全是爆肝写的本来以为就两千字短篇直接爆到了四千……感觉我写文真的废话太多还一直爆字数……

中间有国中的ccs狼樱串场2333本来想让四一也串个场后来想想还是算了:-D

话说有人说复制体转生的世界是ccs的世界,但我觉得不太像……否则两个小狼不就重复了吗,带上本体狼都有三个了,那把剑的传承也有bug,李家不会奇怪嘛( ̄. ̄)不过好像没有解释ccs和holic有没有同一次元的问题……嘛……还是等大婶们在ccs新篇里解答吧。

评论(12)
热度(39)

© 红火漪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