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奇之后再无本命网游,Tsubasa之后再无本命漫,侑子小姐之后再无女神。
主博产出有洛奇 樱狼 月枫 冷门bg/bl
吃的还有:
全职 喻黄 伞修(产出走子博);
clamp笔下各路cp;
黑执事 夏伊 ;
DGM 缇亚;
洛奇相关;
基三相关;
阴阳师梦百等手游相关;
重点!!!所有特意标注出的cp都是不拆不逆哦~
欢迎勾搭~~\(^_^)/~~

【As Long As】02

文/星菟

写在前面的话:原创主角,有npc出没,我流游戏背景=私设众多,考据党请不要深究QUQ,cp法爷x法师

02撸得太快了,后面可能会有改动。

————————————————————

【02】

贝特尔是土生土长的迪尔科内尔人,那个处在希赫勒雪原和杜加德走廊之间的小乡村,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秘密。虽然它的表层看起来又温柔又美丽,村民们也都热心淳朴,可是总是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在这个小小的乡村暗流涌动。

比如很少有人知道为什么希赫勒雪原尽头的祭坛上有一头熊,邓肯村长家奇怪的猫究竟是什么品种,伊比和赛尔地下城到底有多深多远,屈弗的头盔下隐藏的是怎样的面容……

诚然,这些大多都是冒险者们需要关心的,一般长期定居在这里的图德南们在意的不过是食品店料理原料的价格,杂货店新的布料的花色,今年小麦的收成,以及牧场羊毛的产量等等。

贝特尔的父母是普通的农民,他从小就住在迪村,和其他孩子一起在麦田附近的学校里学些基础课程。

日子过得平平淡淡,那个时候的贝特尔也还没有想好自己长大后要做些什么。就算他有着比普通孩子更出色的魔法天分——不过是蓄火箭的速度快上那么些许——他也有可能会像自己的双亲一样当个本分的农民,在敦巴伦和迪村之间往来做做小本生意也好,或者是像拉莎老师那样做一个魔法老师也是不错的选择。大城市什么的总归要去看看,但像他这样没什么突出能力也没什么深厚背景的孩子想在那里定居下来,着实困难了些。

这种想法也算是受到他双亲的影响,在爱琳相对和平安定的年代,去参兵,去征讨,去冒险这些危险系数较高的事情,更是想都不要想了。

那一天恰是秋分,从学校里抬眼望去能看到门口大片的金黄麦田,麦香混着花的甜香柔和地散开在风里。十四岁的贝特尔惯例带着七岁的妹妹索芙特去上学,惯例叮嘱体能课小心受伤。把妹妹交给雷纳德老师,他才转身去了魔法教室的隔壁——他今天的课名为爱琳简史。由于迪村的教师资源稀缺,各年龄段的孩子通常一天只有一两节课,老师也经常兼带一些简单课程,而爱琳简史的任课老师就是拉莎老师。

历史课上得精彩纷呈,那么全班都会聚精会神地听,而如果老师只是把书本读一遍,那么走神聊天的人就不计其数了。拉莎老师显然是后者,不过好在她自己也不太在意,依旧面色冷冷地读着官方化的,形式的,冗长繁杂的史书。

“……【米莱西安】不会经历死亡,他们可以不断地复活战斗。事实证明,他们已经多次在战斗中成为我们极大的助力,我们与【弗魔族】的战斗中需要他们的帮助,应当……”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时至晌午,窗外刺目又温暖的阳光照得人都昏昏欲睡,少年明亮清朗的声音就这样突然震开在鼓膜上。

拉莎看上去也很意外,她停下讲解,点头示意贝特尔提问。

“老师,您知道【米莱西安】究竟是什么人吗?为什么许多人一提起他们,都会露出钦佩的表情?为什么四处都在说我们需要他们的支持?”

拉莎放下课本:“【米莱西安】的字面含义就是从星星上来的人,我们暂时不知道米莱西安的真正故乡,但是他们的战斗力极强,可以说是远超于一般【图德南】的存在。众所周知,【弗魔族】是我们的敌人,有了【米莱西安】的战力帮助,我们可以更好地展开防御,保护爱琳的和平。”

“可是,【米莱西安】不也是和【弗魔族】一样的入侵者吗?更奇怪的是,似乎没有人将他们的到来视为入侵,大家反而都说他们是英雄,是保护爱琳和平的人——为什么我们的英雄不属于【图德南】,而是一个外来种族?”

“因为他们的战斗力突出……”

“老师,这不应该作为理由。我们也有三勇士的传说,可现在人们景仰的对象,却渐渐变成了【米莱西安】。”

“听着,贝特尔,作为迪村的一名魔法教师,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我见过的【米莱西安】虽然很多,但大多数都没有深交。我无法解答你所有关于【米莱西安】的疑惑,就算换作其他的【图德南】,也同样很难做到。如果你真的很感兴趣,那么请凭着你自己的努力,去更远的地方跟【米莱西安】直接接触。”拉莎双手撑在讲台上,微微前倾,“至于你所说的英雄,我只能说,人们都会崇拜强者,过去的传说已经落幕,而【图德南】一族,已经很久没有出过超越【米莱西安】的人了。”

长达十几秒的沉默,拉莎见贝特尔一直不说话,示意他可以坐下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像我一样。”少年抿了抿嘴唇,眼睛里有执拗的微光,“想着不给父母和亲人徒增担忧,简朴地度过这一生。但我刚意识到,除去我们这样的人,必须有人站出来。必须有人去付出,去牺牲,去流血。去为我们的种族和国家斗争。必须有人成为英雄。”

“如果没有——那就让我来好了。”

话音落地,教室里安静了两秒,响起零零碎碎的讥诮声和笑声,裹挟在一起渐渐汹涌起来,一些难听的字句在狭小的空间里汇成一个漩涡。并开始蔓延。扩散。

“英雄?哈哈哈哈你以为你还是五岁吗?”

“想超越米莱西安……”

“勇气可嘉可惜……但是……”

“没可能成功的。”

十五岁时贝特尔从迪村的学校毕业。没有选择深造,没有选择务农,没有选择经商。他找了村长邓肯,要来了一封塔汀护卫队的推荐信。

邓肯把信交给他时端详了一下身姿刚刚挺拔起来的少年,说:“爱琳是个自由的世界,有梦想就大胆地去尝试固然是好的,但我提醒你一句,你不一定适合军队。”看着贝特尔全然不信的眼神,邓肯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选择权在你,要怎么做自然是你来决定。”

贝特尔显然没把这番话放在心上,他向邓肯道了谢,回家收拾远行的包袱。

他的父亲叼着劣质的烟草靠在家门口斑驳的木板上,母亲难得地露出恳求的神色:“不去塔汀不可以吗,安安心心地看着田……”

“妈,我十五岁了。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贝特尔的脸上显出一种青春期特有的倔强,“你们照顾好索芙特,我不会有事的。”

“让他去。孩子长大了心野了,受挫了自然就会回来。”喷出一口烟,他父亲徐徐地说道,“他还年轻,应该出去走走。”

日光鼎盛,贝特尔走到木桥边的时候还能看见母亲含泪对他挥着手,他身上的包袱不重,几件换洗衣物和一些钱财,一定的干粮和水,以及那封被他珍重地压在底层的推荐信。他遥望着迪尔科内尔干净明朗的景色,内心却没有丝毫那些吟游诗人提笔写下的感伤留恋之情。十五岁的少年心境开阔明亮,带着毕露的锐气和坚定的信念走上旅程。虽不是去冒险,但保卫国家这样的想法亦足够让他心潮澎湃,满怀斗志。

“等一下!”不远处一匹马疾驰而来,长嘶一声停在他眼前。

“拉莎老师……”

“听说你要去塔汀了?”拉莎扯着缰绳绕了两圈,“昨天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送你一本书。”

她从怀里取一本崭新的书籍,贝特尔接过,惊讶地发现里面是手写的字迹。

“《塔拉克的记录》……这是……?”

“这是我临摹的一份,原稿已经不在我这里了。这是目前为止对【米莱西安】较为完整的记录,记得你很感兴趣,也算给你补充一些关于【米莱西安】的知识。”她看着贝特尔笑了,“一路顺风,英雄。”

贝特尔被最后那句英雄弄得耳朵微微发红,应了一句:“谢谢老师。”

那个时候他意气风发,以为自己有绝对的毅力和信心就无所不行,亦无所畏惧。

——————————————————

简单利落的起名方式
贝特尔battle 战斗
索芙特 soft 轻柔的

《塔拉克的记录》一书见玛奇奇幻世界图书馆 http://mabinogi.fws.tw/how_library.php?bid=001062#ch1

或者我lo上紧跟着这篇后面有文字版。

这本书是这个故事脑洞的开端哟。

我们的目标是,月更!(你还好意思说)

评论
热度(4)

© 红火漪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