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奇之后再无本命网游,Tsubasa之后再无本命漫,侑子小姐之后再无女神。
主博产出有洛奇 樱狼 月枫 冷门bg/bl
吃的还有:
全职 喻黄 伞修(产出走子博);
clamp笔下各路cp;
黑执事 夏伊 ;
DGM 缇亚;
洛奇相关;
基三相关;
阴阳师梦百等手游相关;
重点!!!所有特意标注出的cp都是不拆不逆哦~
欢迎勾搭~~\(^_^)/~~

【As Long As】00~01

文/星菟

写在前面的话:原创主角,有npc出没,我流游戏背景=私设众多,考据党请不要深究QUQ,cp法爷x法师(好吧其实不能完全这么说)

本来预计是个短篇,现在看来中篇,一万字左右吧。

前排表白安德拉斯!!!

——————————————

【00】

为什么——【米莱西安】不老不死?

凭什么——【米莱西安】可以得到神的眷顾与祝福?

我不能理解,我无法理解。这不公平,这——不公平!

凭什么我们的国土要他们来守护?

凭什么我们千百人的力量不及他们一人?

把他们驱逐出去,赶出去!这是【图德南】的土地,我们不需要外来者成为英雄!

要多强才能打败他们?

要多强才能赶走他们?

要多强才能取代他们的荣光?

————————————————

【01】

又是一个阿维卡升起的夜晚。温润的蓝光笼罩着整个爱琳。

塔汀城一如既往地安静,微弱的火光星星点点散在城墙上,建筑里,以及护卫队的手中。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直向城门而来。

“站住!”一身护卫队轻甲的男子抽出长剑拦在来人之前,“特殊时期,请出示身份证明!”

“我只是路过的,黑灯瞎火的来塔汀城里找家旅店休息一晚上,麻烦行个方便?”

“已经过了宵禁的点,阿维卡都升到半空了,”贝特尔——那位护卫队成员——冷笑道,“你也说了,这黑灯瞎火的看不清脸,谁知道你是不是【弗魔族】?”

这话就纯属扯淡了,看见脸也并不能确定就不是【弗魔族】,纯粹是找理由罢了。

“安德拉斯手下的?这死脑筋的妹子带出来的也差不多就是你这种士兵了。也难怪她是…算了算了暂且不提,说吧怎样才能放我进去?”

他凑得近了些,这样一来贝特尔能清楚看见他映在火光里的面容,十七八岁的青年模样,戴着黑白双色的羽毛法师帽,贴身剪裁的黑色长袍上镶着花纹繁复的银边,上等的布料在黑暗里也荧荧发亮。

——贵重得要命的染料,贝特尔有点走神,光这袍子的染料,那么亮亮的一小瓶,放到市面上就值个几千万,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室贵族家的公子哥半夜三更闲得发慌跑出城来玩,还溜达这么远来到塔汀……远……远得似乎有些不寻常。

“我说过了,请给出出入塔汀城的身份证明。”年轻的士兵倔强地将长剑横在打算偷偷跨进塔汀城的人的面前。

“诶我只是个做生意的,别动手,有话好说,好说嘛,”青年指了指停在城门不远处小鬼贸易专员那儿的大象,其身上的货物竹筐随着它鼻孔喷气的振动摇摇晃晃,“连大象都睡了,总不能让我在外头搭个帐篷吧?”说着像模像样地打了个哈欠。

贝特尔迟疑了一下:“那王城发布的行商证明总该有吧?”

对方挠了挠被流动的风吹得微翘的黑发:“这个嘛……我记得跟魔族交易不需要这个东西吧……唉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我进去啊,再拖下去天都要亮了。”

“只要你给出可以证明你身份的东西。”贝特尔一本正经。

“证明……唉你怎么就这么倔呢,我给你看了大象你又不信,那我做什么你才相信呢?”青年又凑近了些许,声音低低地,“要是我把你们一直坚守的塔汀城炸了,你还不信吗?”

“你……!”贝特尔刚想挥剑在这不知死活的家伙的腹部来一刀,脑袋里突然啪地空了一下,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踱上街道,回头冲他愉悦地笑道:“开玩笑开玩笑的,司令部布下的防护罩没那么好破我还是知道的~哎呀不知道今晚住哪好呢,旅馆关门了就去布伦达那边好了,那妹子虽然花痴但还是蛮可爱的~”

贝特尔没有犹豫,立即提剑冲上去自右侧一个平砍——

对方侧身的速度快得出乎他的意料,闪过刀锋后轻轻巧巧地捏住他肩膀上的几处骨骼,手中长剑哐啷一声落在地上,他肩膀同时一阵剧痛,整个人被掀翻扔出去。

贝特尔确信自己听见了那一瞬间他说的话:“刀剑类似乎不是你的强项,有机会我很乐意见识一下你的魔法才能。”

凌空的那两秒内,他脑海里反复回放刚才受制的画面——非常,非常漂亮的反击——没有武器纯粹靠手臂做到的,比雷纳德老师教的更完美流畅的反击。

头磕上城墙的坚硬石砖的剧痛让他晕了一秒,凭着顽强的毅力他再度爬起来——

“贝特尔,住手。”熟悉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

“安德拉斯副官。”贝特尔猛地颔首,反应过猛使他的脑袋又产生突然的晕眩,差点往前一倾倒下去。

“军医官,把贝特尔带去治疗。你,去替他的班。”安德拉斯带的人不多不少正好两个,看起来是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她最终转向举起双手做无辜状的青年,叹了口气:“梵格邦迪吉,塔汀不是王城,不禁飞行,你完全没有必要非得从城门进来。”

梵格邦迪吉笑得一脸无赖:“我这不是担心塔汀防卫系统不完善,特地来检测一下嘛,省得哪天【弗魔族】真的来了这些年轻崽子们……”

“你只是太闲了没事找事,”这话说得十分不给情面,旁边扶起贝特尔的军医官都在偷偷地笑,“你还打算深夜去敲布伦达的门?街上旅店都关门了,人小姑娘再花痴也不会专门放你进去的。”安德拉斯的红金色披风在夜风里鼓动着。

“那不是开玩笑嘛,逗逗你们的新兵玩,你别跟我死计较哈,死计较就没意思了。”梵格邦迪吉挑眉摊手,“哎我就怕把你闹醒了,话题就变得一点都不轻松愉快了~话说副官大人,给我安排个地方下榻呗~你看我这孤苦伶仃身无分文的样子……”

“他不是爱开玩笑的人,你也分场合一点,最近【弗魔族】那边动静不小,指不定哪天战争又要打起来……到时候还得请你们来帮忙。”安德拉斯一边说着一边和梵格邦迪吉往城深处走,“护卫队有空房间,待遇肯定是没旅馆好不过你也将就一晚……你最近也在给魔族跑商?”

“嗯有点想要的东西,得用杜卡特换。你也知道魔族那群小鬼,一个比一个抠,精明又算计,死胖子又只认吃的根本不理你。这段日子掠夺者也挺猖獗,还好我武力值还算够用,那几个拿了货物想跑的都被我拎回来一顿揍……”走的远了些,梵格邦迪吉眸光闪闪烁烁看向安德拉斯,“刚刚那守城士兵,叫什么名字?”

“贝特尔。你想做什么?”

“啧,不是个好名字。我看他性格挺倔的,年轻气盛,应该出来见见世面。哎到时候我带他出来玩你别管哈。”

“不耽搁正常训练和任务是前提。”

“切,死脑筋。”

——————————————

“刚才那个人,跟安德拉斯副官很熟?”贝特尔捂着头躺在医务室里,问道,“他是什么人?”

“啊?他当然和副官很熟啦,和【弗魔族】的战斗中我们取得压倒性优势的原因不就是他们吗?听说副官以前的事他都知道呢……啊其实也不能说是他,他们都是这样嘛。”军医官给他脑袋后面涂了点消毒酒精,边用棉签涂匀边说道。

“嘶——”不得不说虽然对方手下留情了,但那一下磕得还是有点疼,“他们?”

“怎么你不知道?【米莱西安】啊。”

【米莱西安】啊。

————————————————
简单利落的起名方式
贝特尔battle 战斗
梵格邦迪吉vagabondage 流浪
你问我02……?下次有时间的时候……吧?

评论(2)
热度(5)

© 红火漪秀 | Powered by LOFTER